劇照3 金獎導演詹姆斯科麥隆先前曾提出,他前妻所拍的【危機倒數】會在金球獎及奧斯卡的獎項上成為他相當大的勁敵。即便是已經榮獲多項桂冠的視覺革命【阿凡達】,仍然對【危機倒數】有所恐懼,足見以【危機倒數】是一部連要求甚高的詹姆斯科麥隆,都不得不承認的好片。

War is a drug.電影從一開始就告訴我們了,戰爭是一種癮,我們往往只能選擇沉迷。電影以拆彈小組作為解析,我們看到吊兒啷當的主角自由穿梭在各個炸彈之間,從容不迫的將其解開,然則苦悶的生活依舊無法聊以消愁,故事很純粹的便展露出一個「時間」的概念,「時間」以一種又快又慢的形式去呈現,但對於電影的整體節奏來說,卻是快的,即便主角一行人總是整日苦悶著倒數,到底何時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,但故事裡面的高氣壓,卻時時刻刻壓迫著時間,充分表現出分秒必爭的緊湊。

這對於一般男性導演來說已經實屬困難,更何況是較少接觸軍旅生活的女性,電影緊緊抓住了整體節奏,我們在時間之外,親眼見證了「時間」的可怕,以一場困守於沙漠裡頭的戲來說,他們所恐懼的,不僅僅是炸彈,其實是時間。身處在半個地球外的環境,過著隨時都有可能結束生命的時間倒數,【危機倒數】的精髓便在於此,電影的開頭,故事以緊迫的視角逼我們去直視這場爆破秀,佐以路邊路人的隨便一個眼神,封閉的四周環境,任務卻仍然失敗了。

這是讓觀眾恐懼的地方,也是讓劇中人恐懼的地方。

他們苦中作樂,三人總是嘻嘻哈哈的面對每次可能的生離死別,死亡對他們來說如此簡單而接近,等到他們開始正經了,命運卻開始嘲笑他們了。原先常與小隊長鬥嘴的小男孩,在一夕之間突然變成了人體炸彈,小隊長感到如此可怕卻又懷著一種「無論如何都一定要保留全屍」的心態保護小男孩,他千辛萬苦仍然功敗垂成,荒謬的是在電影的後段,小男孩卻又再度出現。我們所質疑的內容便像隊員們所說的:「他怎麼知道是那個小男孩。」也讓我們知道,隱藏在英雄主義之下的,其實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。

包裝在大美國主義的侵略,我以為自從911事件過後,霸權瓦解,整體美軍以一種英雄的姿態去消滅敵人,卻絕對是出於一種恐懼。其中小隊長去跟蹤嫌疑犯,將其殺害,對方很有可能是無辜的,但我們也不得而知,因為對方有所反抗,【危機倒數】所強調的電影諷刺,不僅僅是諷刺時間,而更有可能是根基於美軍長久以來所灌輸自己的意識,這在層次上更超越了同類型的【鍋蓋頭】。有一個鏡頭我印象相當深刻,深夜裡透過綠色飛彈所定焦的,是三人徬徨無助的眼神,他們都知道這是一種「他媽的這是根本不該打的戰爭」,卻又被自己強迫說服「我是英雄,我來執行神聖的使命」,那樣巨大的空虛,其實就是一種毒品,一種癮。

戰爭倘若是一種信仰,那麼這種至高無上的信仰,就是一種毒品。經歷過多場大小拆彈戰役之後的小隊長,終於功成身退的剎那,預備接送他的隊員回家時,他的隊員卻對著他說:「是誰讓我來打這場仗的啊。」「讓我離開這他媽的鬼沙漠。」小隊長終於發現,沒有所謂的榮譽,也沒有所謂的榮耀,所謂的戰爭,其實根本只是一種自我催眠。

他離開了,但故事卻更逼真的要我們去進一步認同"War is a drug.",早就無藥可解,活在淳樸生活的小隊長,鎮日當個家庭主夫,但他卻感到孤獨了,已經奪取他生命大半的戰役生涯,無可救藥的佔領了他的所有,小隊長的生命完全與戰爭有所連結,他投身了下一場戰役,時間重來,開始倒數,重新置身在這個巨大的定時炸彈裡頭。

荒謬的本體,其實就是一場迴圈,一直重新再來,卻無法跳脫逃離。更可怕的是,我們這一群觀眾也就像小隊長一樣,以為可以在分分秒秒之間,試圖找尋一些真諦,即便每個人都知道沒有所謂的真諦,沒有希望,這就是存在的本質。

P.S.注意本片所客串出現的明星,諸如蓋皮爾斯、雷夫范恩斯,皆在本片裡面成了一出場就快速領便當的諷刺角色。

創作者介紹

危機倒數 官方部落格

hurtloc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